下井
作者:邹进超 来源: 原创 日期:2019-06-04 浏览:712 次 [] [] []


“這些都是些什麽人呀?都走1萬多步了,才排到24名,你們都是怎走出來的?哇,居然還有人走了3萬多步,我的天哪……”一位女同事看著我手機裏“微信運動”記錄的數據在感歎。

“要是你也下井, 2万步轻轻松松,更有可能突破3万步喔。”我插嘴道。

下井,多麽熟悉的詞彙,對于礦山地質工作者來說,是日常,那裏有我們的足迹和汗水,也有艱辛與歡樂。

在瀾滄項目部,這天,我們如往常一樣,經過大約25分鍾的步行後,到達了井口,做好了下井登記,來到等候區等候罐籠,這時,大家都相互看看,看看勞保是否都按要求穿戴整齊了。遙想當初第一次下井的時候,領班同事在辦公室裏、井口等候區不斷的強調下井注意事項,同事們也自覺的相互檢查,經過這麽多年的磨合,已經不再需要領班同事強調及糾正了,相互檢查已然悄悄地成爲了一種習慣。

坐上罐籠,隨著罐籠的緩慢下降,光線越來越暗,近在咫尺的同事也逐漸淹沒在黑暗之中,罐籠上滴下的水越來越多,不一會兒,我們的衣服已經濕了一大片。蓦地一停,我們到了所要去的中段,同事們陸續走下罐籠,經過約30分鍾的步行,我們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,做好分工後,開始了一天的忙碌工作。

4个人将地质信息编录好后,便是取样,这可是个体力活。接通电源,经过簡单的分工后,有人用刻槽机在坑道壁上扣缝,有人往刻槽机锯片上不停的喷水,有人用手电筒照明,还有人随时准备换下扣缝的同事。操作刻槽机可真不是个轻松的活计,不一会儿就双手酸软,触摸岩壁,居然还有酥麻的感觉。用刻槽机扣缝完成之后,就得上凿子了,将扣好缝的岩块凿下来,按照样品的长度,凿出一个宽约10cm,深约3cm的槽子之后,这个样品宣告采取完成。此时的我们,汗水顺着脖子、额头流下,浸湿了衣裳,大伙儿却浑然不觉。

到了飯點,帶上幹糧,與機台上的同事聚在一起,邊吃邊聊,聊聊鑽孔的施工及見礦情況,也相互調侃、八卦一下。當摘下口罩,大家都傻眼了,不僅臉上有明顯的色澤分界線,口罩居然黑了一大片,鼻孔裏也清理出了黑漆漆的汙垢。不過還好,大家都習以爲常,並沒有影響到大家的食欲。

到了下班時間,收好工具,背上樣品打道回府。臨走時,不忘調侃機台上的同事一句:“你們這些人不好玩,明天不帶幹糧下來了,跟你們一塊吃飯,跟遇到一群土匪沒有什麽區別”。第二天早晨,在井口與機台上的同事不期而遇,他們好奇地跑過來看看我們手裏拎著什麽,相視便會心一笑:“哎,你們不是說不帶幹糧下來了嘛,咋又帶來了?”

上一篇: 相愛相殺—與物探工作者擦肩而過的那些植物
下一篇: 這個雨季